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一段值得炫耀的经历(原创)  

2011-01-11 09:39:06|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段值得炫耀的经历(原创)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我的生日是1958年11月8日,包含了两个“8”,以后几十年里经过认真统计,“8”是我的吉祥数,例如:接大学录取通知书是“78.8”,结婚是“84.8”......使得平时我每逢吉日总有美好幻想,起码是东瞧西望企图拣到大钱包。1990年是我参加工作的第8年,年初,我就合计年内应该发生些什么好事。果然,刚入夏就接到市环保局的通知,说要在山海关的老龙头开全市的工业废水处理技术培训会,其中安排了两小时由我主讲电镀废水处理课。此事非同小可,使我非常高兴。因为没有去过那个文化、旅游胜地;因为既可以在同行面前夸夸其谈,还有不菲的授课费;特别是我以前是自吹自擂水处理专家,现在就有了官方印证啦!

        那时我还不明白在风景区开会只是由子,主办方是安排大家旅游开心,参加会的多数人的心思主要是去观光,认真地进行了备课,还写了一个精彩的教案,期待着掌声、签名、及索要资料。

        会议要求是提前一天报到,有聪明人早晨就来了,利用这个时间玩海。我是下午到的,下了山海关火车站就有大客车来接站。到了开会所在的宾馆,才知道这只是许多建在风景区里的楼堂馆所中很普通的一个。到了会务组,市环保局的朱工程师接待了算我共三位授课人,说全市重金属污染物多,所以第二天上午由我讲无机污染物处理;下午分别由东北制药总厂的孙润竹和东北第六制药厂的李金彪讲《深井暴气法》、《生物转盘法》处理有机废水。朱工程师特意告诉我讲课最好不要超过一个半小时,另外两个人也争取各用一个小时讲完。

        我和李金彪住在一个客房,刚回屋就进来几个念本科时的校友,其中多数又是本系本专业的,大家叙旧聊天,又到晚饭的饭桌上接着唠。我在这几个人中是老大哥,在学校又是学生会干部,红梅味精厂的姜宇为人热情大方,就对我说:“大哥,你明天少点讲,我们一起到海边市场买海鲜,中午找个饭店作熟了吃,我请客。”我说:“放心,给我一个半小时,我肯定在一个小时内结束。”晚餐后,我回到宿舍就把教案修改、压缩一番,好在我对业务已经烂熟于胸,也没有废太大气力。

        第二天上午,培训班正式开学,有80多人参加。市环保局朱工程师主持,吕处长放开讲了一番不错也没用的话 ,随后是我紧凑地讲了50分钟就下课了。因为我事先已经提示肯定超不过一小时,还因为我讲的都是实际工作中的窍门真招,所以大家都非常给我面子听的认真,并且多数人都做了记录,最后还给了我热烈的掌声。下课后马上有人来索要资料和联系电话,当天晚餐就有原本陌生的人来敬我酒。

        我讲完课,就在一群师弟、校友及其他人等簇拥下到海边游玩。正事办完了心情放松了更感到风和日丽,也知道了美好的语言会使人陶醉。

        老龙头是明长城东部起点。如果把万里长城比做一条巨龙,走过大漠,跨过群山,从燕山山脉婉蜒而下,从这里直冲入渤海,因此而得名。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作为清代海防前哨,老龙头毁于战火。我们看到正在进行宏大的维修工程,还没有再现昔日雄姿,就已经深深打动了我,心想,怪不得朱工程师告诉我少讲些,多给大家时间玩,我要是真的多讲了该是多么招人讨厌。

        随后,我们到了海产品市场,姜宇践行诺言,买了一条很大的鲁子鱼和蚬子、蚶子等,不好意思地说,我那时没有多少见识,还不知道什么鲁子鱼,也从来没有尝试过自己买东西让饭店加工。我们找了一个小饭店,点了几个毛菜再付了点手工费饱饱地吃了一顿。

       下午课的内容其实与我没有多少关系,并且一般企业根本上不起这类高投入的环保设施,就连最起码的环保设备正常使用都无法保证。可是我却一直坐在前边听课,也算是捧场吧。也许是因为天气热,也许是讲课内容难懂,或者是因为午餐时很多人喝酒,反正是两位授课者累的满头是汗,底下是瞌睡一片。下课后大家一哄而散,赶紧去海边游玩,去市场买东西,因为明天培训班就结束了。

       晚餐后,黄昏已经来临,我没有参加棋牌会战,独自到海边散步。路过白天还是市场那里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没有了熙熙攘攘,浓重的腥味仍然弥散在蒙胧中。而心中还没有平静下来的兴奋使我产生了写诗的冲动。恰在此时,我看见身边有人用手电筒与远在大海远处的渔船联系,过去搭讪,知道就是普通的表示岸边有人等待。后来我以《渔火与灯火》为题,写了篇小散文并发表在报上。

        回程的火车上我和几个师弟挨着坐。我心里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聊发少年狂,在火车启动时看到视野里一个根本不认识的路人,朝着他挥手大喊着打招呼。那人也没有看清我是谁,也机械地挥手,引得周围的同仁开心大笑,几个师弟也模仿我搞笑,拉开愉快旅程的序幕。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