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我曾是“名记者”(原创)  

2010-10-22 15:59:10|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10月5日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我出身于教师家庭,启蒙较早童年时会背诵不少诗歌杰作,少年时也多次得过征文比赛奖项,自认为是作家苗子,可是到了青年时代,虽然书读了不少,练笔的纸写了几麻袋,舞文弄墨的水平无大进展,多少有些泄气,后来又考入理科大学,就更无信心恋顾“文学家”的大梦了。不过,大学毕业进了工厂当了技术员以后,仍然喜欢读书看报,也常写点豆腐块文章到处投稿,虽然多半“泥牛入海无消息”,却乐此不疲。

         那时侯,企业效益好,文化活动开展得蓬蓬勃勃。1987年四月,我在分厂做团总支副书记,接到公司团委要搞纪念“五.四”青年节的题为“青春的脚步”的征文比赛通知,当时正好有点诗兴,就写了一首诗投了过去,没有想到竟然得了个一等奖——铝饭锅一个!不久之后,公司报还刊登出来,注脚是“本篇作品是征文获奖稿件,作者系青年工人”,还给我发了几块钱稿费。认识我的人有的说‘怎么把大学生当成工人了?’还有的说‘大学生和工人比写文章,不得一等奖才真怪了。我对把自己“当成青年工人”的称呼不在乎,却很在乎得了一等奖,高兴之余,意识到向公司报投稿也相对轻松地名利双赢,从此一发不可收,诗歌、通讯、事迹介绍等各类文章经常见报。过了一段时间,我拿着公司报发表的自己的文章与草稿对照,经过编辑部修改后的确增色许多,也就是说,编辑们的文学功底高于我,除了暗地里感激之外,主动到编辑部请教,认识了大山、清宇、志贵等人,还成了好朋友。我同时也加强了文学方面的修养,水平比起原来有所提高。又过了一段时间,公司报招聘业余记者,我得到信息后也报了名,经过考试真聘上了,得了一个公司发的“记者证”,并且还做了几次很成功的组稿采访,其中第一次采访给我留下深刻记忆。

        那是我被聘为“业余记者”不久,一天,公司报总编大山给我打电话,让我代表公司报去采访劳动服务公司(也就是安置公司家属及子弟的大集体)下属的缝纫厂厂长庄铁梅。大山简单告诉我,缝纫厂安排了六十多人就业,现在效益不错,一直是公司先进单位、多次被评为全市集体联合会先进单位、市优秀纳税单位称号。正逢劳服公司成建十周年,公司领导要对所属几个效益好的厂子搞宣传,缝纫厂抢先给编辑部拿了一点钱要包个正版做正面报道,而眼下编辑部抽不出人手,就由我来写。我热情很高,第二天早晨就直接给庄铁梅打电话,她很着急就约定半小时后见面,我骑着自行车就去了。进了缝纫厂的院子,庄铁梅已经等在那里,我们寒暄后,就进了厂房,到她的办公室要通过采光不是很好的车间,我看到有织手套的、缝制工作服的、缝制床罩的...几条生产线,几十个工人正干活儿呢,地下堆着些布料,庄铁梅没有和任何工人打招呼,一个看来像是小头目的女工,跟进来给我和庄铁梅沏茶倒水后就出去了。

        我马上就开始采访,先让庄铁梅作了一个详细的介绍和想法。庄铁梅比我大两岁,长的还算文静,戴了副漂亮的金丝边眼镜,也很健谈。她说自己原来是下乡知识青年,当年在农村也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当过青年点点长。后来抽调回城当了工人,经过多年努力,如何如何地能干,得到了领导和群众的认可,当了缝纫厂长后,为了揽活到处拉关系,找朋友,最拿手的把戏就是干“茶盅换茶壶”的勾当,也就是花小钱造糖衣炮弹,“打倒”关键人物。遇到特殊情况也有特殊办法,如:为了垄断本公司劳动保护用品的制作,她还采用对大打厂长软硬兼施,软磨硬泡,谈困难,谈安排子弟重要,关键时刻哭天抹泪的组合拳;为了节约资金,业务员到别的工厂边角料堆中翻腾可用的布头、买便宜料;自行车出门,“倒骑驴”进货,等等。后来她说:“当然,也要宣传自己厂子的优势。这次我宁可花钱搞厂庆就是想借机宣传......反正是经过我的老谋深算,终于把一个当初8个人,7台机器,两千元流动资金,半死不活的厂子搞得红红火火,现在是55人,18台机器,几万元流动资金。现在,我们厂每个人都是当家理财的好手,就说这次给厂报拿钱搞宣传吧,就是花小钱,办大事。我们缝纫厂只要保住公司这个市场就足够了......”

        庄铁梅一唠起来两眼放光,充满自豪,不知不觉就是两个多小时。我后来感觉听不进去了,也惦记中午还要约人下棋,就边纪录边想怎么结束这次采访。最后,趁她喝水喘气的功夫,根据自己的构思,问了几个问题,就说:“庄厂长干的好,所以就有很多可讲的。我下午还有事,本次采访就到这里,如果有问题,我再给你打电话。”可是庄铁梅非要请我吃饭。我原本不想和她一起吃,真心推辞一番,说你们厂作些手套衣服的挣钱不容易,等稿子发表以后再说。可是她坚持要请我这个“记者”喝点小酒,还说厂里相当有钱,已经安排妥当,不去就是瞧不起她。我下棋的瘾头是非常大的,但是后来一想庄铁梅确实只是要往我嘴上抹油吹嘘她声音更大更甜,再说已经安排妥当了,因为我推辞而在手下面前不好交代也没有啥好处,反正厂子的钱给谁花都是花,我也享受一下庄铁梅的糖衣炮弹,估计没有啥大不了的,就答应了。庄铁梅乐了,只叫着贾会计一起骑着自行车到厂外的“好再来”饭店去。庄铁梅是这个饭店的老主顾,老板马上安排布下餐具、茶水。贾会计对厂里招待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档次的菜饭也轻车熟路,这边庄铁梅知道她比我大两岁并且都曾经是知青后,笑着问:老弟,你喝什么酒?如果喝白的,姐就陪你喝两盅。我一听,这是暗示要喝白酒,就回应说随姐姐的意思吧。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一桌菜就上来了,无非就是些熘猪肥肠、酱闷鲫鱼等,待一个多小时后一瓶“小金斗”下了肚,我也承诺尽力按照庄铁梅的意思尽力写好稿子。

        一周后,公司报以几乎占了半版的篇幅,发表了我以“步履多艰 信心百倍”为标题的介绍缝纫厂的文章。

       有趣的是:五年后我到安全环保处当了副处长,亲身经历了本公司某总经理介绍来的一个尤业务员直接找到金德来处长,密谈了十分钟,中午在比“好再来”大得多的梦黎饭店喝酒时,金德来只是一句话:劳服缝纫厂的劳保用品总是用便宜原材料,别出了事故说不清责任。以后我们准备用老尤他们厂的产品......老尤马上敬酒感谢。

         我当然记得缝纫厂的作业条件差,也知道她们可能会为了蝇头小利放松质量要求,但是没有想到庄铁梅认为必须保住的“本公司市场”被老尤的工厂不费吹灰之力就给抢去了,而这将直接导致劳服缝纫厂破产。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