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折翅雄鹰偏遇蛇(原创)  

2010-03-10 10:38:42|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折翅雄鹰偏遇蛇(原创)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早晨上班,我一进站里就看到一个正再生的离子交换柱里面的盐酸漏光了,肯定是夜班疏忽了,如果不赶紧处理会耽误下一道工序,我在材料领用单上签了字,安排正常班班长单奇带着两个工人立即去分厂库房领取,然后亲自领着其他工人处理善后事宜。不一会儿,单奇他们竟然空着车回来了。

       单奇告诉我,库房保管说昨天分厂调度室主任开了会,今后各工段再领消耗材料,领料单不仅要工段长签字还必须再让调度室主任党国鹰签字才行。单奇说:“我到调度室去了,党主任不在,别人不管。”

      我一边生气地说:这不是要耽误生产了吗?一边拿起电话打给调度室找党国鹰为什么这么霸道。那边是装卸工“土豆皮”接的,因为他作手术时我护理过,所以非常热情,告诉我党国鹰还没有回来。我说:“你告诉党主任,我们干活儿着急先领六坛盐酸。”接着,我又给库房保管夏岩晶打电话说,已经和党主任说好了,先领六坛盐酸。

       单奇他们刚把盐酸领回来,党国鹰竟然骑着“28红旗”追到站里来了。进屋就喊:“小齐站长你不够意思啊,我就到一跨子远的厂部里办事屁大个功夫你也不等,打我的冒支领酸,破了我昨天才立下的规矩。”

       我慌忙迎过去,他这种好面子的人如顺毛驴得摸索舒服了再谈正事。我从‘装B犯’常彪(他爸是销售处处长,用的都是名牌产品)那里要了棵好烟给党国鹰插上点着,说:“大哥别生气,我就是想让别人知道咱两个不见外。再说,我从来也不给大哥找麻烦,这回是因为出了点小事故需要赶紧处理才...哈哈”

       党国鹰是转业兵,满口粗话,他是辽南人,有个口头语是‘压壳子’,例如打扑克自己的牌比别人的大,就说我这张牌‘压壳子’,后来就演化成他的外号“鸭咳嗽”。他一直和我关系不错,还给我介绍过对象呢。我知道这次他定规矩,也是因为太的多人干私活,材料消耗大幅度上升,被分厂厂长批评了。要不然,材料归调度室采购,用的越多,党国鹰的油水越大,他再傻不会卡着自己的来钱道。而我们污水处理站负责全公司多个分厂的工业“三废”处理,消耗材料由公司必保,与本分厂经济核算不发生直接关系,所以一向是党国鹰‘打冒支’单位,他多次从我这里虚报材料消耗,当然也就不会因为这次我打他的‘冒支’真生气。

       党国鹰属狗的,那年四十出头,体格强壮。他的妻子是省戏校毕业的“花旦姐”,毕业赶上文化大革命,不知道怎么就分到我们公司当工人,人生正处于低谷时嫁给了他这个脑袋“放金光”的转业军人,日子过的毫无兴致,改革开放后马上找到“知音”就提出离婚。党国鹰生气说你不能看我是“领导阶级”跟我,成了“工花子”就想踢开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我就是要耽误你,不让你太得意。于是就宁可分居难受着也不离婚。其实,他只是自己难受了,老婆正所谓“徐娘半老,风韵忧存”,围着转的狂蜂滥蝶多的是。后来党国鹰也意识到这点,别苦了自己,就到处惹花弄草。因为我们站女工多且长的俊俏的也多,于是党国鹰就象嗅到‘反群’母狗气味的公狗,找茬就到我们站来寻觅风流。很快和一个长相一般,满脸雀斑,疯疯癫癫,身材蛮好的米姓‘半婆子’火热起来,只要是‘半婆子’上白班他就来扯淡。

       党国鹰敢和‘半婆子’勾搭说明他自信性能力是一流的,许多知情朋友人笑谈过那娘们的性欲特强,一天十炮都不嫌多,刚结婚时每天眼睛直勾勾的似笑非笑,没有几年就把自己的男人抽成了虾米腰,告饶说这方面爱找谁干都行。至于真伪我不得而知,但我亲耳听到一个膀大腰圆的工人和‘半婆子’开玩笑说我晚上到你家睡吧。‘半婆子’笑说就你那个熊样我让你爬回家去。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北方大型军工厂里可比不得巴黎那般轻松地谈性事,特别是女士炫耀般暗示床上功夫了得,估计办什么事情都不会打怵。反正是像‘半婆子’这样脸皮厚得人还真是烟囱上撒尿——(嗤)吃得开,后来没有任何背景门路的‘半婆子’竟然降服了田厂长来给说话,把工作调到了我们站,就是实例。

       不过,‘半婆子’很尊重我,从来不失礼节,我们的关系因为直白而一直不错,我对她有嘱咐,只要是党国英来就可以放下其它工作陪着唠嗑,一定让他高兴,站里会多给报点夜班补助。并且每次来我都先抽空陪着,当然也要适时“因事离开”。而他在左顾右盼的同时,不忘不停嘴地和我讲些不一定是给我听的荤段子。这次来看我给足了他面子,笑着坐下,说:你们大学生就是他妈的小嘴会白呵。反正你老弟也不是捣蛋的人,要不我也‘压壳子’不能拉倒。

       我突然发现他新理发还喷了胶,马上问:大哥头型很带劲啊,怎么有喜事啊?

       党国鹰说:我这是长了四十多年的老苗,能不精心伺弄吗?唉,哪有什么喜事,入党二十年了才混了个工段长,哪比得了你才上班几年啊连党员都不是就当了工段长。不过,老弟啊,我当大哥的认真和你说,赶紧把党入了,你入了党就像插上了翅膀......

        本来他说的这句“认真和我说的插翅膀”话题,我是很往心里去也很想继续谈的,可是看他眼睛已经瞄住了坐在旁边的‘半婆子’,就没有了兴致,正好休息室外车间的真空泵“吐吐”地响起来,就说:大哥说的对!我一定好好干。你先坐着啊,我去看外面的活计干的怎么样了。‘半婆子’马上以“党主任,上次我和你要铝板的事你忘了吧?”的问话开始切入唠嗑,算是送我出去的暗示。

       第二天清早一上班,厂里到处传一个令我头皮发麻的消息,党国鹰在厂保卫处撞墙自杀啦!两个小时之后,在市公安局介入下,再传出来的消息就是刑讯殴打致死。

       原来,党国英最近“罗锅上山——(前)钱紧”,就瞅准了12分厂堆在外面没有人看管的报废铸铝模具,要卖给一个联系妥了的一个小工厂。那天深夜,他约了自己的酒肉朋友——调度室货车司机魏金海把那堆报废模具装上车往厂外拉。其实,由于分厂“军转民”生产任务多,又常常要的急,分厂调度室经常深夜向外拉产品,非常不巧的是,由于装车太匆忙,过厂门时偏偏遇到一个新入伍的非常认真的战士,一看出门票上写的是电镀件,而车上装的肯定不是,就说,你们等一下,我问班长放出去行不?党国鹰发觉不好,马上对魏金海说我们冲出去。魏金海就发动车。那战士马上端起枪大吼:不准动!随手按响了警报马上就出来几个军人一起连人带车扭送到保卫处,正在家里睡觉的保卫处处长永大榜以及一干人马被迅即找来了。

       永大榜是文化大革命时期航空中专学校造反派小头目,“四人帮”时也干得挺冲,用他自己的话是早就应该提拔而新近才提拔的,听到警卫营抓住了一个用机动车辆盗窃的团伙,觉得是立功的机会到了,他慎重地认为:自己认识党国鹰,那家伙当过兵,骨头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不容易撬开那铁嘴。于是派手下“五虎上将”之一的惠久达审问,自己亲自审问魏金海。这里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细节,魏金海的父亲是退休的厂房产科长,曾经照顾过永大榜。永大榜觉得魏金海年轻,印象中连个纨绔子弟都算不上,从这里突破可能性大,或者也有报答老科长的机会。果然不出所料,没有多大功夫,永大榜恩威并重,让魏金海竹筒倒豆子般说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而惠久达这边就很不顺利了,三个审讯人员用尽了浑身解数,可是党国鹰就是学着被俘的铁汉咬紧牙关,一个多小时硬是什么也不说。

        本来就没有啥出奇的审问手段的惠久达终于发怒了: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啊!我苦口婆心地问你话,你连屁也不放。原来你还人模狗样的貌似正经,现在已经干了下贱事,还装B不吭声。我告诉你,那边魏金海已经全招供了,你不认帐也白鸡吧扯。看在从前我们还算不错,再给你三分钟考虑,再玩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把戏,我手里的电棍可不饶你了。

       此时,党国鹰的脸色惨白,嘴角动了动,也许要坦白招供,也许要陈述身体不好,然而在三分钟内毕竟没有讲出来,随后就伴着雨点般的拳打脚踢电棍捅,开始发出虎吼狼嚎般的声响,直到身上留下数不清的伤痕,特别是后背几块大面积淤血,翻着白眼死去。这期间,他挣扎着以头撞墙一次,或许要自杀,或许忍受不了毒打,因为被几只手拉阻减缓了力度,只是留下了被惠久达等凶手作为自杀证据,后被市公安局法医认定肯定不会造成死亡的些许痕迹。厂保卫处这次过分使用刑具逼供信致死命案轰动一时,后来,主管副厂长调离到部里设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的疗养院当院长,永大榜撤了职,惠久达被判了几年徒刑。党国鹰的媳妇‘花旦姐’为此提出的要求就是让党国鹰的女儿接班进厂当工人,厂里很痛快地同意了。第二年,我们分厂非金属工段来了一个不到十八岁名字叫党媛的女青工,老师傅们都知道她是谁,也都真心爱护这个苦命的孩子。

       从那以后,我常常想起告诉我要“插翅膀”的党国鹰,可怜他在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间告诉我如何奋飞,却完全没有料到就在翅膀受伤的时候偏遇毒蛇撕咬,彻底灭绝了翱翔蓝天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