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大干中的明争暗斗(原创)  

2010-03-22 10:19:18|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干中的明争暗斗(原创)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我们站刚从冶金科划归车间没几天就赶上了工厂组织决战第四季度的大干。下午,车间派来的接收大员,也就是站长任彪把全站人一个不拉的领去参加在非金属模压厂房召开全体职工大会,还特意与我这个新来的技术一起行走,一起伫立,以示他这么快就已经与我这个站里的关键人物讲好了统一战线。

       全车间共有表面处理、热处理、非金属、污水处理站四个工段和23个班组三百来人,后来还是这么个规模,这么大的队伍,改个名就变成分厂了。我们站属于二线单位,我随着站长任彪站在厂房角落里的一台模压机后面听领导讲话,他说站在这里精神溜号也不被注意。

       我是上班后第一次参加车间大会,墙上贴着“决战四季度,任务提前完”等红纸上写着斗大的字的几行标语,模压机边堆着大垛的待加工零件,气氛还是蛮浓的。车间主任崔德好满嘴冒沫子地传达厂中层干部大会精神并作动员。他患过胸膜炎,当时采取压缩疗法,把一侧的肺子压萎缩了,后来说话就有点“太监”动静。文化虽然只是高小,但是他是调度员出身,说话还是很到位,一是加班加点保质保量完成全年任务,二是加强纪律性,强调不准洗衣服、洗裤衩。给我的感觉好像很多工人都利用工作时间洗裤衩。

       接着,党支部书记梅莲号召党团员发挥带头作用。还没等梅莲讲话,几个老师傅就已经诡异地把耳朵竖起来了,任彪还故意向我挤挤眼睛暗示我也许能捡着笑话。我认真看着梅莲赤红的大脸盘,听着她蹦豆般不很流利地读着讲话稿,却也没有啥大毛病。只是到最后脱稿发挥时:她十分诚恳地讲到:“大家们,我们车间领导已经定下来了,要无微不至的关心大家,奖金已经准备好了。用词虽然蹩脚,意思倒完全可以听懂。

       散会后,我问任彪:站长,你为什么挤咕眼睛?

       任彪说:我让你注意听梅莲书记讲话呗。她有个外号叫“23干”。那是她在全厂誓师大会上发言说‘我们要大干、苦干加23干’,原来是把稿子上的‘巧’字读成23了。

       接着,任彪又滔滔不绝地讲起梅莲其人。她是“农业学大寨”年代里的农村“铁姑娘班”班长,根红苗正能干力气活儿,后来被选送上北京航空学院成了工农兵学员,毕业分到我们厂。她既是老党员又是大学生,本应该重用,因为文化底子太薄,技术工作拿不起来,就屈才干了党务,后来她又到处说党务工作特别难做,还得经常在人多开会时候说话。从那以后,她说话就紧张,常有病句笑话产生,以至于连她自己都承认除了开会时讲话,别的还没有怕过什么。最后,任彪颇感遗憾般地说:不过,今天她还没有造出什么‘精彩’新词儿。

       我看着任彪“大揭疤瘌”时那个满脸跑鼻子的兴奋表情判断,可能是梅莲阻挡过任彪的人生之路,要不然不会那么臭白她。还有就是他这个老中专生,肯定瞧不起现在这几个车间领导,果然,这个判断被后来得到的信息所证明。

       开过车间大会的第二天,站里和一线班组同时三班倒作业,从夜班开始,镀铬废水排放量明显增加,80立方米容积的储水池一直是满满的,可是浓度却大大低于前几天,情况持续了三天。

       任彪给崔德好主任打电话,说:我们这边废水处理不过来啊,是不是车间那边不正常啊。

       崔德好说:你干嘛吃的?给你提个站长就是让你给一线生产服务的,车间这边一切正常,大干吗,水肯定排放的多!要不然你别干了。我撤了你再任命个别人当站长。

       第四天,我又来上正常班时,任彪就说排水量这么大不正常,我们两个十点多钟时到电镀工段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任彪是车间里的老人儿,领着我直奔几个镀铬和铬酸阳极化生产线。到那里就把几个没有关闭的水龙头拧小,又进到休息室找生产班长喊了一通控制排放量的问题。然后,他又领着我来到车间院子里,找了一个铁钩子把一个窨井的井盖子拉开,我往里看看,再向旁边看看就全明白了!原来,为了不破坏厂房地基,电镀厂房里的工业废水管道是沿着镀槽下水口出来,经过这个窨井腰部再进入专用管线排到污水处理站去。而旁边是电镀工段的浴池,这几天洗澡的人多,那窨井太老,排水不畅,水面没过了含铬废水管,恰巧那根聚乙烯管没有焊牢(或者被热水硬气烫的)有个裂缝,洗澡就灌了进去。任彪马上走到男浴池里看,没有人,就说那帮小子肯定打扑克赢钱的呢。又来到女工浴池门口大喊:别洗了!你们的洗澡水都进我们污水站了,我说怎么水这么臊呢。里面就骂:你个老任太缺德了!我们怎么知道啊?这就出来。不一会儿,几个女工手巾抱着头,都端着装满了洗好衣服的大盆出来了。任彪说怪不得崔主任强调别洗裤衩,就是知道你们几个特别爱洗裤衩,也不知道从哪里划拉来这么多要洗的裤衩。那几个女工就笑,说你把裤衩脱下来,我们也给洗。回到休息室去了。

       任彪对我说:“你看见了吧,这么严重的事故崔主任不知道,还大屁股哈人,说车间这边一切正常,还说是因为大干就水排放的多。你当技术员的说说,这洗澡水进到离子交换柱中,对离子交换树脂有影响吧?那树脂可是非常昂贵的啊。”

       我马上说:“当然有害处!肥皂把树脂的孔隙堵住了,还怎么吸附铬离子啊。”

       任彪说:“那你得赶快向总工程师反映这个问题啊。”

       这时,我犹豫了。向总工程师汇报,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那需要科学依据,起码是已经发现离子交换树脂已经出现受影响的迹象,如果总工程师问住我,还不是丢自己的人。再说,我也别初来咋到就乱咬。就说:“我只是猜测,还得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任彪点点头,义愤填膺地说:“我们找崔主任去。这也太不像话了。”

       进了崔德好办公室,任彪马上变了一副嘴脸,满脸胡茬子的大老爷们竟然如撒娇的小孩子,贱声贱气地说:“主任啊,这还叫我们二线怎么服务啊?洗澡水啊都灌进铬污水池里啦!怎么加班也处理不过来啊!”

       崔德好问:“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当他了解来龙去脉后,马上把水暖班长喊来骂了一顿(他们安装的铬污水管道,也负责下水井疏通),说你们赶紧修好。回过头又对任彪说:你们站加班,找调度室多给报点补助费。去吧,赶紧赶活儿去。没有十分钟全解决了。

       回站里去的路上,我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和任彪说一句 ,感觉他任彪不标,两面三刀 ,像变色龙,太不爷们了 。 

       晚上睡觉前,又琢磨白天发生的事情,对任彪言行的目的好像更清晰了。其实,任彪已经对于含铬废水量又稀又大的问题知道是怎么回事,特意安排到现场又掀井盖子又骂人的只是作秀给我看。要用一石多鸟计策,打到哪个对他都有利,既证明他工作过细,也证明别人粗心大意,不懂管理,如果真打倒了上司,还有对比、提拔时机。阴损的是,要把我当成那块石头。同时,我也想懂了树脂工作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第二天,任彪问我:“技术员,你看树脂发生啥变化了吗?”

       我说:“还需要继续观察啊。再说,我们站里的检测仪器也没有啊。站长你不用担心,就算有点故障,也可以处理,或者顶多更换一部分树脂。”

       任彪说:“那就好,那就好。”接着如响屁过后,无声蔫退了。

        哼,想巧用我刚来又年轻气盛傻实惠的特点当炮筒子,真是狗眼看人低。不过,从那以后,我对江湖险恶,人才竞争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7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