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可怜他支付了“高价磨损费”(原创)  

2010-03-01 14:54:02|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怜他支付了“高价磨损费”(原创)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站长你知道吗?杨伟又进去了!”

  最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是我手下的一个班长——单奇。我很奇怪地看他说这句话时,丝毫没有难过的迹象,眼睛里甚至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因为是单奇总夸他,并说结交这个退休老厂长的儿子对我有益,搭桥让我认识的,现在“出事了”又变了态度。

 杨伟是本站女工张宝凤的丈夫,与单奇是中学同学,在我们厂的特种设备处当检验员。他们两家又住同一栋楼,平时走的挺近乎。杨伟经过单奇介绍,和我喝过几次酒,他长得高大帅气,说话唠嗑也中听,见了我就嘴甜地喊‘站长大哥’,所以我对他的印象不坏,只是过往不多,也没有打过交道。听说他一直沉迷于赌博耍钱,不务正业,近年来又添了个大毛病——盗窃,已经被厂保卫处抓住过,因为他爸爸杨奋当过副厂长,后来就罚点钱后不了了之。杨伟不仅没有就此收手,反而变本加厉到处大肆盗窃,这次是他深夜带着工具,骑着一辆“倒骑驴”,砸开了一个报废的水泵房已经偷走了一台水泵电机,准备再偷第二台时,被派出所民警堵个正着,被判了两年劳动教养。

  再回头说女工张宝凤,是普通工人的四姑娘,俗话说:穷家养娇,人长的漂亮,还念了技工学校。本来已经被介绍给一个工人子弟,双方连带着双方家庭都很满意,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偶然机会被杨伟看中并猛追不舍。杨伟还动员了一些强有力的关系软硬兼施,先是拆散了张宝凤与那个青工的恋爱关系,接着就是请张宝凤吃饭,送她喜欢的东西,最后瞅准机会和她发生了肉体关系,二十年前在我们地处北方的军工厂住宅区,这是逼着姑娘就范成媳妇的最简单实用的办法,正所谓“生米做成熟饭"。

 不过,张宝凤嫁给杨伟后很快就有了幸福感,小家靠“啃老家”得到大量资助,过得很殷实,两口子也都有体面的工作,养了个小姑娘聪明伶俐,于是整天穿戴的花枝招展,满脸挂着用高级化妆品衬托着的笑颜,在工友们中间有着一种直白的优越感。直到犯了严重的“婚姻七年之痒”症的杨伟越发不走正道且执迷不悟,自己怎么劝,怎么闹也不好使了才后悔当初婚姻选择的错误。此时,张宝凤很是沮丧,有些做法甚至有点“破罐子破摔”,杨伟进去两个月就憔悴了许多。

  我对张宝凤印象很一般,或者有点低看一眼。杨伟入狱后,也没有对她有什么特殊照顾,但是只要是她请假基本都批准,觉得她自己带个孩子不容易。我曾经问过她倒夜班是否不方便?如果不方便就上常白班。她说上夜班挺好,白天休息可以干家务。我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大约过了有半年时间吧,一天,单奇来找我,说:“站长,张宝凤要调到我们班来。我已经答应了。”张宝凤本来是在韩淑芬那个班,工友们对她还好,起码是没有必须调离的明显矛盾,我不能没事找事。

 我就问:“理由是什么啊?”

“她说我们住一个楼,一起上下夜班互相照顾,白天她家里有些力气活儿找我去帮忙也方便些。杨伟‘进去’前也让我照顾照顾他媳妇。”

  这时,一个低俗的想法突然从我心底涌出来,可别是干柴遇烈火,‘帮’出什么事来。我如果批准这对男女调到一个班,杨伟现在进过“局子”也算个小混混了,出狱后破裤子缠腿找麻烦,我也脱不了干系。但我的想法也不能说破,于是,我立即正色严词:“不行,不能给张宝凤调班!如果她觉得上夜班不安全,我亲自找她谈话,干脆安排她上正常班。我这也是为了你着想,万一哪天你照顾不周,张宝凤被哪个毛贼吓着,或者出别的事,你负不起责任。”

 第二天,我就特意约谈张宝凤,建议她上正常班。

 张宝凤说话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点,就是“发嗲”那声音常常让人身上麻酥酥的,别说男人,就是善感的女人也会受不了。她寻思了一会儿,激动地说:“站长啊,你怎么突然找我谈这个,是不是有谁讲究我了?我现在本来就很不容易的,整天闹心扒拉的。你说他们讲究谁不行,怎么总盯着我?我在站里也没有得罪过谁啊......”说着还掉眼泪了。

  张宝凤一连串问话,加上“梨花带雨”的表情,一时把我的心搞的乱七八糟的。我知道站里的工人们都愿意上夜班,一般情况下站里三班倒,夜班都是晚五点来接班,九点钟就没有啥活儿了,班长就安排一两个人睡在站里守着接白班,其他也就回家了,根本不耽误第二天做个人的事情,何况还发夜班补助费。我属于工程师兼站长只能上正常班,却也愿意让工人们占工厂的“便宜”。既然是张宝凤不想上正常班我也就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只要她不提出调班就行。说:“你不要乱合计,没有人讲究你。而且你们班长还和我说了大家都主动照顾你。是我认为你走夜路害怕,晚上照顾孩子不方便,才提醒你的。”

  张宝凤说:“谢谢站长。以后我有需要帮助的时候,还得多关怀我啊。”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到两个月,我在单奇班里的“眼线”给我提供了一条桃色信息,他们上夜班时,几乎是每晚八点左右单奇都要抢着接电话,听声音肯定是女的,大家怀疑是张宝凤。“眼线”还说曾经听到过电话里的浪笑,他拍胸脯给出结论说:他们两个肯定骨碌到一起去了。

  我告诉“眼线”别再扩大消息知晓率,由我来处理。其实我一时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处理这个也许是望风扑影事情,也不想处理这类问题,食色性也,人吗,有几个不想搞风流韵事的?特别是我们这些正处于浪头年龄,又没有啥事业好干的工友们,“搞破鞋”比傻混日子强。可是单奇如果搞了张宝凤就太不讲究了!朋友哪能乘人之危呢?我确实不愿意管这事,但上交吧,可能更糟糕,会弄得里外不是人。

  思忖后,就先来个敲山震虎之计,轮到单奇他们上夜班时,我就八点往站里打电话。还别说,真的每次都是单奇接,可是这也属于正常,他毕竟是班长啊。此招的效用无法考证。有一天我检查单奇那个班的夜班生产,特意抢着接了一个‘八点电话’,果然是张宝凤打来的!我握着电话一声不吭,只听张宝凤在另一边“喂”了几声,然后就放下了,看来也没有什么急事。我回头瞅了单奇一眼,他的表情似笑非笑地很不自然。后来“眼线”告诉我,‘八点电话’少多了。

  一天,“眼线”兴冲冲地来告密:“发现单奇到张宝凤家呆了一下午啊!随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去浴池洗澡。”

  我说:“你活儿干的挺细啊!没露马脚吧。”到此时我仍然没有采取行动,用现在的语言讲,“克林顿和谁睡觉,那是稀拉里的事情。”

  没有想到,当天晚上,单奇的家属就找我家来了。她的哥哥是厂武装部部长,本人也颇有军人泼辣劲儿,她说:“我求你了站长,你一定得管管张宝凤,那个臊狐狸勾引我老头!我老头今天喝酒盖脸,非要和我离婚。”咱那个地方,不管多大岁数,都管丈夫叫老头,还有一些当兵出身的人管媳妇叫家属。我马上大骂单奇不够意思是大傻瓜。随即答应一定这么做。

  到此时,我觉得必须和单奇摊牌了。第二天我就给夜班留条,让单奇来见我。

 

  单奇来了以后,我直接告诉他:“你以后不要再和张宝凤来往,你以为她能嫁给你?做梦!别把杨伟当成病猫,他出狱后能饶了你?也是做梦!”

 单奇说:“站长,你听到什么风声了?我和宝凤也没有什么啊。”

 我说:“还狡辩呢,你老婆已经找了。你别搞得鸡飞蛋打,臭名远扬。你如果还不认账,从现在开始,别当班长了,跟我上正常班。”其实,至此我也不知道单奇是否真“骑”上了。

 最后,单奇可能也意识到杨伟不好惹,发誓肯定不和张宝凤再来往了,我们的谈话才结束。

 单奇还算守信,再没听说过与张宝凤有过格言行。

 一年后,杨伟从局子里出来了,一天中午,我到厂门外的商店去买东西就遇到他正买了些熟食往外走。他非常热情地过来说:站长大哥,我今天就请你到家里喝酒。接着,不论我怎么推托就是拉住我不放。我一想自己也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就随着他去了。

 杨伟进屋就喊:宝凤啊,看谁来了。快炒几个菜,再到小卖店取啤酒。

 张宝凤见着我也很高兴,打招呼后就下厨房了。

 那天,我和杨伟喝了一瓶《桃山白酒》及十来瓶啤酒,唠了一下午嗑。后来,他说:“大哥,我谢谢你。我给你讲我怎么找单奇那个骚卵子算账的事情。秦侩还有仨朋友呢,我“出来”不久,就知道了我原来的老同学、老朋友,落井下石搞了我媳妇。他妈啦B的,就算我媳妇是旧自行车,怎么就白骑两年送回来拉倒?天下那有那么便宜的时事情!你就是租个破车骑,最起码的鞍座、里胎、外带的磨损费也得给啊。”

 听他的黑色幽默,我笑的要喷饭。没想到连张宝凤也笑了,还红着脸骂了声缺德。

 事情的经过是,杨伟马上带着刀子凶神恶煞般找到单奇,说你太不够意思了,连我的媳妇也敢玩。现在地面上有头有脸的朋友都笑话我,连退休的老头老太太都对我指指点点,你说怎么办吧?

 单奇立即吓堆了,脸色惨白打着颤音说:我错了。你说怎么办?

 杨伟说:拿钱呗!我算了一笔帐,按半年算,一天20元,150天还三千元呢,至于我的名誉损失费就算二百五吧。看你态度还行,我就不说别的了。其实我刀都带着了,本来就是要干残废你。

  单奇哭唧唧地说:哥们,我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杨伟说:这时候才想起‘哥们’了,少扯!要不从今天开始,你晚上别回家了,我到你家和你媳妇睡半年。

  最后,单奇拿了不知道从哪里凑付来的两千块钱了事。那是1998年啊,我们的月工资才百十块钱。

 上班以后很长时期,单奇萎靡不振,再也不像从前那样爱讲话了,原来擅长的荤段子讲演更是彻底停了。

  唉,单奇啊,你确实善于骑马,也许真能够享受那种风驰电掣,剧烈颠簸的快感,可是你肯定没有料到需要支付高额费用。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