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一场“浴血奋战”的足球赛(原创)  

2010-11-19 11:06:46|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浴血奋战”的足球赛(原创)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有很长时间我不看中国足球了。前几天与朋友聚餐,其中一位问我对本次亚运会国奥队先输给日本队3:0后又输给韩国3:0的事情怎么看?我说:“我没有看那两场比赛,怕心灵再受伤,也怕再出现穿着我方球衣的“冷酷杀手”再来个什么“飞踹”下三路之类的恶劣动作,跟着在全世界丢脸。可是我认为比赛结果太正常了,差距肯定是很大的。那帮“搞足球”的家伙素质低到不知道廉耻,文化低到根本不明白该怎么踢足球,更别说享受足球。”接着,我就讲了一个亲身经历。

       1984年春天,公司工会下发通知,20天后,以分厂、处室为单位进行全公司职工足球赛。那时侯,大型军工企业经济效益好,是非常理想的就业之处,很多专业体育运动员转业都愿意来,特别是足球运动员来了一批人,公司足球队曾经代表部里参加全运会。所以公司几乎年年组织足球赛。

         我们分厂虽然人数多,不差钱,但是缺少体育的“厂星级”人物,在足、蓝、排球,田径运动会等方面的成绩一直不突出,却不乏打架斗殴的“爱好者”,每逢令人激动的场合更容易乘势而上。前任分厂领导本人不喜运动,却也支持本单位参加公司足球比赛,毕竟事关集体荣誉,可是由于分厂球队几次发生“足球场暴力事件”,所以他力排众议,几年没有再组织参加。这次恰逢“周老歪”当分厂厂长100天,他愿意在支持各项工会活动方面创名立万,更有“凡是前任反对的事情就坚决拥护”的情结,亲自把工会主席单歌伯,团总支书记吴前程找到办公室,指示说:组织队伍参加此次足球赛,所用经费全部由分厂报销。

        单歌伯外号“一把手”(因伤掉了一条胳膊)老实厚道,是前任分厂厂长的追随者,再加上他前妻死了不久刚续弦,家里负担较重。他沉思一会儿,面有难色地说:周厂长,就由小吴总负责吧。但是我一定尽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厂长“周老歪”眼里最容不得沙子,本来就不得意单歌伯这个没有什么能力的工会主席,正寻找机会建议公司对他进行调整,让吴前程顶他的位置,吴前程的父亲是公司房产处的处长,据说为儿子的前程已经做了很好的铺垫。听了假“一把手”一番话,连想都不想就爽快地答应了,说:好。那就按照单主席说的,小吴你就把这次球赛全面抓起来,争取早日成熟起来,接我们这些老家伙的班。吴前程听了周厂长的话,微微一笑说:我一定拿出全部智慧和力量完成任务。

        吴前程随即开始着手组织足球队,三天后吹响了“集结号”,集中在分厂厂长办公室,“周老歪”厂长亲自做战前动员,并为每一个队员发了球衣。吴前程特意介绍了每个队员的特点以及所安排的位置。依我看,队里虽然没有“大腕”,但是平均水平尚可,魏准星是现役公司足球队的替补;甄金石是五年前公司队的守门员;吴前程本人曾经是优秀的中距离跑运动员,球也踢的很好,排兵部阵也在行,作为队长是够格的;还有几位青工看上去身强力壮,岁数偏大的几位也起码都是非常讲政治的拼命三郎。几乎所有的队员都能积极练球,这期间,我也和其中几个人成了好朋友。

       我的运动基础很好,曾经进过区业余体校训练过中长跑,还在校队踢过球,这次也入选了分厂足球队,司职左前锋,身披6号球衣。其实我更多的心思放在给朋友——吴前程捧场上,以便在自己调房时让他跟他老子美言我几句,而对过过踢球的瘾放在其次。每天下午我们都到体育场练球,我还是很积极的,倒不是要躲避劳动,主要是怕练不好了真到比赛时身体吃不消,再有个攀比对象是新上任的调度室主任也是近日纳新的新党员石百两(出生正好10斤重,因此父母赐予此名)他也入选了足球队,也积极参加练球,调度室比我们站忙多了,他能脱产练,我也就能。

        似乎转眼之间,正式比赛就开始了。第一场球我们对抗铸造分厂队,双方的领导以及工友们都来观战,因为体育场离住宅区很近,又是下班后开始,也来了很多观众。比赛紧张激烈,双方球员都拿出浑身解数,精彩场面多有出现,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后来竟然成了一场“浴血奋战”。 

        比赛哨音响起后的前10多分钟,对方球员依仗着平均年龄比小几岁,队员跑动速度快,在其球王“大郭”的带领下,向我方发起一轮轮钱塘江潮般的进攻,“大郭”的父亲是前国脚,本人球艺相当了得,加上1.85米的身高,硕大的体型,简直如辆土坦克。直压得我们如缩头乌龟聚集在大禁区以内,幸亏甄金石刚上场还有体力,注意力也集中,要不然球门就被打破几次了,我这个前锋也积极地参加防守。

        最先受伤的是石百两,他在比赛进行到15分钟时,自己猛跑追球却坐了“球车”,失去平衡即将重重摔 倒时,要用 手支撑一下,毕竟是45岁的人了,骨头发脆,腕骨一下子就断了,观众们正要哄笑他时,见他挣扎着爬起来,短骨把肉皮顶起个大包,马上呼喊他快上医院,他当时就被分厂的工友用拉汽水的三轮车送医院去了。不一会儿,对方的一个青工在与魏准星争夺头球时鼻子撞出了血,白色的球衣上染红一大片,那青工只是用手纸简单塞了鼻孔就接着作战,赢得了己方工友的掌声,可能就是在这种拼搏精神的鼓励下,几分钟后“大郭”在小禁区边上一脚势大力沉的怒射洞穿了我方球门。观众的喝彩、对方的庆贺加重了我们一直被压着打直至失分并且队友重伤的沮丧心情,影响了比赛情绪,随后十分钟里没有想像中的疯狂反扑 ,除了后卫和几个骨干以外的“边缘人士”甚至连球都不去抢,这种状态导致我队又输了一个球,气的吴前程大吼在场外客串教练员的单歌伯赶紧换人,遗憾的是单歌伯根本不懂怎么操作,着急地先过去问周老歪该怎么办?周老歪心里生气面上却很有风度说:这又不是生产调度,你还是问问吴前途吧,他比我们懂足球。单歌伯脸上通红,好在他比较谦虚,就到场边问吴前途,裁判员也晓得公司内部的比赛不必那么认真,对于这些行为给予充分理解与宽容。铸造分厂的头头觉得胜卷在握,嘱咐手下“得饶人处且饶人”,接下来比赛进入了“垃圾”时间。

        中场休息时,“周老歪”又过来进行了特殊的动员,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吴前程恍惚觉得自己顶替单歌伯出任分厂工会主席的日子不远了,认真进行了战术布置,并使出了“杀手锏”,经过一番单独暗示,安排公司行政处姬宝贵处长的儿子——姬常山上场。姬宝贵外号“棍子”是公司“四大横”之一,当然,他的横是与行政处负责分发办公用品职责分不开的,各单位都不愿意得罪他。姬常山从小就是个骂哑巴踢拐棍的痞子,接母亲的班进了公司印刷厂后工作吊儿郎当,姬宝贵找到师兄弟周老歪商量,把儿子调到我们分厂调度室干些外协、采购等杂活儿。

        姬常山擅长斗殴却不擅长踢球,他坚决要求参加球队本就是想凑热闹,用他的话说就是:如果选这么多人工作时间玩都没有带我就太掉价了,所以他对上不上场感觉无所谓。可是当他看到那么多观众围在场边,就已经有了要晒脸的欲望,再看到石百两骨头断了,周老歪激动地动员,场上球员卖力地争抢,突然意识到集体荣誉感是一个很值得追求的美妙东西,产生了也要为分厂、为“周叔”给力的冲动。特别是团总支书记吴前程亲自向自己面授机宜,那口气明显着是对自己给予厚望,就爽快地答应并说保证完成任务,这个任务就是缠住对方的主力——大郭。

        下半场比赛开始了,姬常山马上投入状态,他也不是纯粹的“球盲”,身体的协调性也挺不错,像影子一样跟在大郭左右,手脚并用,连拉带拽,只是痞亦有道,或嬉皮笑脸,或主动举手承认自己犯规,弄得大郭急不得恼不得,裁判员也没有啥太好的办法,对方单位的领导投鼠忌器,也不好因为一场无关“国计民生”的足球赛得罪了姬常山的后台。这着果然生效,铸造分厂队的进攻发动者效率大打折扣,也许他们认为也没有必要赢我们太多,进攻不再犀利。

        我仍然不温不火地游弋在辖区内,根本没有想到论到自己露脸的机会来了。魏准星的一次抢断后突破至中圈弧,见对方几人夹击他,就突然似传似射把球踢到我这面来,球落在对方大禁区附近滚动着,我和对方的后卫同时向球追去,我领先两米多距离。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学生会体育部长时代那么体力充沛,可以说就是一股激劲加惯性,特别是见到对方后卫凶神恶煞般冲过来,怕他撞着我,就没有停球盘带,看准、用力、闭眼把球踢向对方球门方向。本来我是习惯用左脚踢的,但那脚偏偏是用的右脚,而且还是迎着太阳强烈的光,踢出球后我就边往回撤边看球的路线,真是典型的歪打正着,那球速度不快,飞了挺高,而对方的守门员——公司排球队的“大力”从来不怕高球,偏偏恰巧他站位靠前,那球竟然如落叶飘进了球门!我惊讶地连欢呼都没有作出来,就被跑过来的吴前程紧紧地来了个西方式拥抱。当场的裁判员阿猛原来曾经是辽宁派力队的主力,两年以后成了我的朋友时,还说对我踢进的这粒进球给予高度评价。

        受到我进球的鼓舞,我们全队士气大振,而对方显然发挥不再正常,后来魏准星又踢进一球,最后比分定格在2:2。

        赛后,周老歪自己回家去了,但是他告诉吴前程领着大家到“好再来”饭店吃饭,多点些“顶棱子”的菜。单歌伯也没有参加晚宴,只有球队的人一个不少,加上分厂的几个混混坐满了两大桌,我们都光着膀子喝酒,如得胜回山的梁山好汉。

        故事讲完后,我说:“我们只是些业余球员参加的公司内部比赛,只为一个小集体的荣誉就可以不惜血汗,不惜劳神,而那帮专业球员,恐怕在国家或者什么地区啊,团体荣誉与个人名利的摆位时,会豪不含糊地把后者摆在前面,还鹦鹉学舌般地讲什么‘我是职业球员...’连姬常山这种地痞,还知道玩赖是错的,应该嬉皮笑脸而不是直接拳脚相向,而我们国家队的明星球员,会在面向全人类的比赛中,直接踢向对方球员的档部,还是人吗?所以,拜托各位以后对我谈中国足球的时候要慎重,要看我的脸色,除非等到世界舆论已经给予中国足球以肯定在球风上得到相当大的改善......”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