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我曾是招聘“副局长”的评委(原创)  

2010-11-17 16:06:37|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副处”前后(原创)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1992年年初,我被提拔为公司安全环保处(简称安环处)副处长,昔日检查指导我工作,总是争吵不休的环保办、环保监测站的人都成了直接部下。几乎与此同时,因为我无党派高级工程师的身份被公司宣传统战部(简称宣统部)推荐为区政协委员,有了参政议政的途径。从干了10年的污水处理站“拼”出来,此时如一下子从地窖里爬到山坡上,登高望远,感到兴奋的同时也感到要学的东西太多,对内,我的心思是早些扎下根基,成天想着干好工作并且处理好同事之间的关系;对外,我如饥似渴般珍惜每一次机会,要多知道些社会上的情况,丰富阅历。

         对内的事情容易处理些,毕竟我是一个领域的上司,再心存善念,多给别人笑脸,多给自己派活儿,很快就与同志们混成一团了。对外就不一样了,参加政协会议时,除了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文体有所了解,对许多数字存在疑虑以外,相当一部分是被动地听几个“发言专业户”讲些既没有错误也没有用处的废话,只得就主动抓住机会,把接触到的问题与难得见面的有识之士讨教,以增长见识。三年光景,虽然自己与自己比有了很大提高,但是与能接触到的政府机关人员比就逊色多了。例如:负责我们科技讨论组纪录的小伙子,不管大家提出什么样尖锐的问题,(我都为他如何纪录并汇报而担心)都能“去其糟粕,提取精华”,形成与“团结、胜利”的大会决议一致的意见,真是神了。我们的组长更是引导有方,善于安排适当的人组织适当的饭局和视察活动,而我属于边缘人士,谈够层次题目的饭局,以及活动一般来说都不找我参加,可能是多虑怕我发出刺耳的吼声,对此,我心里暗喊:带我一起玩吧,我绝对不会乱扯蛋!可是外表依然平静如常,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到了1995年夏天,区委决定面对社会公开招聘7个副局级公务员,面试评委由所在单位主要领导,区委组织部、区人事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方面人员组成。当时,区环保局也要招聘一位副局长,也不清楚是哪位大人推荐的,或者只是由于我是本地区这方面的“名人”,还是政协委员,反正是把我聘为评委之一。接到通知我才知道第二天就要进行面试了。记得那天晚上下着小雨,突然我那非常蹩脚的寒舍来了两位尊贵的客人,我木讷了,感到满桌子大葱、大酱很不雅观,客人却开门见山,请我在第二天面试中给予某某以关照,事后肯定“不差钱”。我表面如牙痛般支吾着,内心用原则和自尊支撑着脆弱的良心防线,直到客人离开。

        第二天面试时依然是个雨天,外聘的十几位评委如期来到区委党校,区里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件廉价的雨衣,还有20元补助费,这让我感到很温暖。按照指示,我来到面试考场,首先是区环保局的林局长点名,然后提了一些诸如:与党保持一致,客观公正的建议以及一些十分具体的要求;接着工作人员给每人一个档案袋,里面准备了圆珠笔、铅笔、橡皮、草纸,还有一份参加面试的五个人的名单,我非常惊奇地看到:我手下的环保办公室主任叶丽娅的大名也在其中,而事先我竟然毫不知情。虽然叶丽娅和我的关系很一般,事先也没有和我打招呼,但是不管怎么说,她是我的下两届本科同窗,现在又是我的部下,能力水平肯定是够的,还没有考试,我就已经把她排在昨晚找我的某某人前面。

        面试开始了,最先出场的是一位中学副校长,环保法倒是背的很熟,但是对于怎么处理具体问题却如老虎吃天——不知道从那里下嘴;第二位是区环保局的小康,估计他可能知道区里没有提拔他的意图,只是想通过考试进入组织考察干部的视野,所以故作轻松,但是领导派头拿的不足,后来还调侃般发了一句牢骚;

        第三个就是叶丽娅,她从容镇定地对抽到题签里的问题进行了正确明了的回答,也比较顺利地回答了两位考官的即席提问。我给叶丽娅一个高出前两位应试者十几分的分数,是按照被“去掉的一个最高分”考虑的。

        第四个出场的是我“被找过”的某某人,其实他也很有实力,可毕竟略逊一筹,我给打了比叶丽娅低一分。

        第五个出场的是省直机关的一个干部,他第一句话竟然是:“我一直给某某领导当秘书,在领导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对抽中题签里的问题对答如流,并有所发挥;这时,主考官——林局长亲自给他提了几个问题,用我的观点是变相为他添彩,还有一些话基本上属于暗示此人乃非常有前途的大人才。我认为:面试到此已经没有悬念了,无论是叶丽娅还是某某人包括另外两个,都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我聊尽人事般给他打了与叶丽娅相同的分数。

        面试结束后,林局长向所有的评委表示感谢,然后就散伙了。

        第二天上班,还没有等我发话,叶丽娅就来到处长办公室,我和处长权士远都在。这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权士远早就知道叶丽娅报名参加招干考试的事情,只是瞒了我这个副处长,而这个时候他们俩个人一起等着我,要问的事情我自然了然在心。我非常大度地面对并从容应付局势,一五一十地把我在面试现场的行为和感悟真诚地问心无愧地谈了出来。

       权士远点了点头,叶丽娅连说谢谢。后来,果然如我所料,那个最后进场面试的某领导秘书如愿被聘为区环保局副局长,叶丽娅功亏一篑得了个榜眼。

       老天有眼,面试之后还不到半个月,根本不用我跑官要官的事情,市委从安排党外干部的通盘考虑,在全市企业里破格提拔使用了当时唯一的高级工程师、副处级干部到郊区政府任职,这个洗脸盆大的雨点就落到了我的头上。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叶丽娅虽然没有被聘为副局长,却也因为面试成绩好,被聘为区环保局办公室主任,成了公务员。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