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牵头迎国检(原创)  

2010-11-10 11:25:03|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忍 - 小何 - 小何

        我刚转正为工程师又上任了污水处理站站长,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子还不知道是中了分厂领导既不必提高待遇,还用了个尽心尽力的傻瓜的“巧使唤”人计策,特别是非常单纯的我,盲目乐观地感到眼前一片光芒,大刀阔斧抓效益,为小集体挖挣钱渠道;拿着鸡毛当令箭,狠抓小官所能涉及到的管理;摇唇鼓舌搞自吹自擂,幻想获得更多的名利。如进了蒸锅的螃蟹,折腾几下就红了,我们站在我带领下很快就在行业里出名了,成为市、区同行业的先进典型,经常有来学习参观的人。那年春夏之交,赶上我市要晋升全国环保示范城,市委召开誓师大会,下了”必须通过验收!谁出问题摘谁官帽“的大军令。也不知道是谁,怎么推荐的,选择我站作为工业废水处理的验收点位,所在区的区委非常重视,派一位常委纪委书记门伟汉亲自督阵,区环保局直接调度指挥。我估计公司的主要领导虽然很不情愿在光花钱不生钱的环保事业上干些费力不讨好的勾当,但是又不得不谨慎应付,安排主管副总经理顾德财亲自来站里召开现场会,乱七八糟的与会者根本分不清是哪里来的,分厂厂长只有点头哈腰的份,我这个站长连给倒水的机会都没有,工人们像保护正开着重要会议的重要首长,木头桩子般的亍在车间里设备边上,偶尔听到几句似懂非懂的,与来站里检查的事情或许有关的豪言壮语。现场会结束时,顾德才表态公司全力保证污水处理站在这次国检验收中不丢分,要求对可能扣分的问题马上查找整改。那次现场会很厉害,开过以后的半个月,分厂的梁献党副厂长两天来三回,安环处的几个人恨不得来站里上班,我忙的连下棋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们公司是航天部直属企业,平时与地方政府联系不多,特别是我和站里工人们平时能接触到的就是一年来两次的地方政府管理人员就是就是偶尔的区环保局胡副科长及每月来抽一次排水水样的环保监测站的同志,心目中认为分厂长的官就不小了,可国检的钦差大臣门伟汉来了三次,每次来都是乘坐专车,光溜溜的大背头上苍蝇都站不住,他出场时,公司顾德才也随后就到。区环保局沙局长成了出谋划策的军师,原本神气活现的胡科长成了纪录员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这一切明白地告诉我们站本来觉得国检也没有啥特殊的小人物,迎接国检是大象来例假——事儿可不小,必须拿出吃奶的劲把工作干好。

        我们站有一千多平方米独立的院落,因为院子里有6个大型有毒工业废水池,硫酸、盐酸、火碱等,所以围着铁丝网,栽种着密密的榆树墙,还栽种着成排的柳树,原本环境就很好,几天的功夫又新铺了一条柏油马路,还镶了路边条石,行政处还布置了花草盆,我们一天一清扫,厂房窗明几净,粉刷一新,主要设备离子交换柱本来就是透明有机玻璃的,经过擦洗,里面的离子交换树脂或吸附了绿色的镍离子、或吸附了金黄色的铬离子看的非常美观,总之,是院子里绝对够得上合格的花园式工厂。这天中午,我和几个带饭盒的边吃饭,边唠嗑,说到了已经在院外“王八铁堆”那里干活近一个月的三个山东来“劈铁”的壮汉饭量特大,一顿午餐就着几块咸菜吃下去满满一簸萁40多个馒头,三个人也有基本分工,其中一个主要负责轮大锤,一个扶钢钎,一个拉“皮老虎”(一种老式的小型吹风机)烧旺炭炉子,修复砸钝的钢钎。我们对三个山东壮汉印象很好,他们说话办事很有分寸,除了上厕所以外,重来不进我们站厂房。正在这时,吹沙厂房的排尘布袋又漏出一大团粉尘,白茫茫地飘过来,正在露天吃饭的山东壮汉不得不转移到我们站院里的榆树墙边继续吃,而我们几个大骂摊着这么个败家邻居,窗户玻璃还得重擦。

        我突然想到了个大主意,这个想法一浮现连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我们站紧挨着铸造分厂,东面30米是铸铁工段,南面50米是吹沙班,院子南面榆树墙外是料场到处堆着铸铁原料——“王八铁”和模具等,杂草丛生,垃圾成堆,老鼠乱窜,最讨厌的是吹沙班巨大的电机发出的噪音和排出的粉尘,特别是当盛接布袋破损或刮南风时,我们就是直接受害者。为了防阻粉尘,我们的榆树墙栽种了双层还不修剪,但是仍然挡不住。这次国检主题是环境保护,不能院里院外反差强烈,我们就是准备的再充分,因为周边的环保问题,很可能捅大娄子。公司顾德才副总经理不是在现场会上说过全力保证过关的狠话吗,有几个事情也真付诸于行动了,可能公司安环处那几个人还没有注意到吹沙班这个大问题,或者是怕铸造分厂花一大笔整改问题的费用。现在,为了本站利益,就得巧借东风了!但是怎么能不让安环处的人抢功,还不得罪铸造分厂的领导呢?我觉得应该策略地提示区环保局的胡副科长。于是,我第二天上午给胡副科长打了电话,说这一段辛苦,分厂给我们站发了点奖金,准备到饭店犒劳几个骨干,也想请他喝酒,同时告诉他一个重要信息。胡副科长很给我面子,满口答应,一个小时后就乘坐区环保监测站的采样面包车来了。我迎过去领着他看三个山东壮汉劈铁,又看吹沙班的排尘装置,接着指东道西地扯了些别的。不一会儿,胡副科长就心领神会。然后我就带着手下的三个班长上了面包车,让小玲、小丽等几个既能看顺眼又会喝酒跳舞的女工骑自行车到陵北酒楼去。酒足饭饱后就在餐厅里跳舞唱歌,我还给小胡塞了50元。

        又过了一天,门伟汉领着区环保局沙局长等人来公司,他们和顾德才副总经理直接到了铸造分厂的料场,盯着仍然到处漏粉尘的盛装袋。门伟汉大发雷霆,幸亏是区环保局的同志发现了大隐患,否则后果难以设想,限公司马上整改。顾德才先责备公司安环处的蹇臣处长不早些要求铸造分厂整改问题,险些出大毛病,也当即表态公司有钱有人,这点问题会马上解决,请区领导放心。沙局长笑着说区环保局可以从排污收费中拿出一些钱来用于问题整改,顾德才副总经理马上表示感谢。公司安环处的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很难看。

        第二天铸造分厂全体党团员义务劳动,把料场收拾得利利索索,吹沙班的厂房也进行了大清理,公司出车装走了所有的垃圾、粉尘;还换了新的盛装粉尘的袋子。为了使国检顺利通过,吹沙班停工10天,我们站也过了10天没有粉尘的日子,不过我们站的同志们一点也没得清闲,里里外外按照工艺处新制定的摆放定位图进行了认真布置,多余的东西全部清理干净,所有的文件夹全都换成新的,所有的记录本全都重新填写伪造一新......为了给大家鼓劲,我把站里积攒的小金库花了一多半,白天喝汽水,晚上发食品,安环处的几个人也来帮忙,当然也同样享受站里职工大干待遇,细心人告诉我,蹇臣每天都来喝一瓶汽水。

         千呼万唤国检组来了。其实国家环保总局只来了一个人,另外三个是外省市临时组成的专家,本市来了多一倍的领导,本区来的又比市里来的多。我只顾着精神集中,大声豪气地汇报,既没有记住都是哪位领导来过,也没有考虑他们是否能听懂我说了些什么,只是看到他们都点头笑着,我们精心准备的重新填写的各类技术文件甚至都没有人翻动,不到半个小时就都登车走了,听说是都到凤凰饭店喝酒领纪念品去了。

        在我的正确领导下,国检顺利通过,为了这个伟大的胜利,我甚至忽略了对我个人的褒贬,之所以这么说,是我做贼心虚地感觉各相关方面的人士知道是我做了手脚。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