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上班第一天(原创)  

2009-02-07 09:59:56|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年前的11月9日(我24岁生日的第二天)中午,我骑着家里特意花30元钱新给我买的旧自行车(家庭经济一直拮据,以前连一台自行车都没有),投向对我来说非常陌生的,心仪已久的工业文明——进工厂上班。下午进厂报到是三天前和厂干部科乔科长定好的,估计他一是给我寻路留足时间,二是怕我吃午饭不方便。我要去的导弹工厂位于市郊,需要骑行40多分钟,途经皇太极幽深的陵墓以及大片的菜地,初冬时节在正午的阳光里行路肯定要舒服些。

       伴着自行车的链条发出有节奏的“嘎吱”声,我的思绪也发散开来。车间里是什么样子呢?工友们能好相处吗?能有空闲时间下象棋,踢足球的吗? 第一个月的工资干什么用呢?昨天晚上和女朋友吃饭,虽然花了我好几块钱的积蓄,虽然只是路边野店,但是确实香的满嘴流油,现在挣钱了,一定要吃遍沈阳所有的美味!上中学时看到有学生穿工厂里发的工作服,曾经使我们很羡慕,如今我也可以给三弟弄身工作服穿穿......

       不知不觉地来到厂门口,见到持枪守门的军人仍然威武严肃地站在木制的哨笼里。因为马上就要成为工厂的主人了,我对他已经不再象来联系工作那天战战兢兢,大大方方地掏出报到介绍信走过去给他看,然后直奔“大白楼”(厂办公大楼)里的干部科。

       干部科的小老人“白胖”热情地接待了我。他土生土长,自小就白白胖胖,父辈们称他白胖,小朋友们也跟着叫,以至于他的大号——白波成了写在纸上的笔名。白胖告诉我派遣信已经开好了,我被任命为冶金科工艺室污水处理工艺员。然后他摆谱直接给冶金科黄科长打电话让派人来领我过去。

       我对自己人生第一个职务很重视,却感不到一点庄重和半点诗情画意。因为我不懂冶金科是什么意思,又嫌“污水处理”的档次太低(掏下水道的也可以这么称呼)。只是刚入道的知识分子的矜持要求我对简单明了的问题不能向明显低于自己的人请教,以后私下里悄悄搞懂就是了。

        等了不大工夫,冶金科的黄未来副科长就来接我了,他过来就满脸堆笑地和我用力握手,然后操着由安徽方言改良的普通话热情地与我唠嗑。虽然他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工厂至今已经20多年了,可是我仍然听不顺溜,只能是笑容可掬地所问非所答。其实也就是简单寒暄几句,我就跟着黄科长走了。

       冶金科在一栋苏联式起脊楼的三层,黄科长先领我拜见了杜子腾科长,然后他把我送到工艺室交给室主任柳大木后另有公干;柳大木向我一一介绍了副室主任,工会小组长,各位工艺员等,乖乖!这么个小地方竟然藏龙卧虎,几乎全是工科大学生,其中多为北大、北航等名校毕业的,与我同时进厂的小丁是哈工大毕业的(他现在是市政府某局副局长)。我这个普通高校学理科的感到很有压力,甚至相形见秽。随后柳大木领我到管理员那里谈领取办公用品的事情,连这个管理员都是“文大”前戏剧学校毕业的(还是著名演员的女儿)......

         三点钟左右,柳大木被科长找去了约半个小时,回来后告诉我的编制是暂时放在工艺室,工作任务是负责即将投入使用的污水处理站的技术工作,所以我要直接受站长领导。他问我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现在就去和站长见面。我还处于懵懂状态,很机械地说没有意见,于是就跟着柳大木去了另一间大办公室。开门一看,屋里蓝茫茫的,原来是抽烟的人太多。靠墙的一排大木箱上铺着棉门帘子,坐着十多个人,几个打扑克的看有人进来慌忙把牌藏起来。另一面墙边是几个三屉桌,有个年龄大些的女师傅和一个姑娘下跳棋,三个男人围着看。几乎是我们进屋的同时,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也跟了进来,柳大木忙把我介绍给他,并告诉我那人是沙站长,然后又向我介绍了那个年龄大些的女师傅是监测站的吕站长,他对沙站长说,现在小齐就算是你的兵了。我走了。沙站长接着介绍了其他同志,有十几个人是污水处理工,三个是化验工,还有一个姓郎的化验技术员。

       沙站长招呼我也坐在大木箱上谈起工作,这时候我知道了他口吃很严重。好一会儿我听明白了污水处理站的厂房还没有竣工,这里算是与监测站共用的临时休息室;吕站长是长春地质学院毕业的大学生,郎技术员是辽宁化工学校毕业的老中专生,沙站长本人是辽宁航空学校毕业的老中专生。工人要么是转业兵,要么是顶替退休的父母进厂接班的。因为人多屋小,工作还没有正式开展,七八个人或请假或换休没有来上班。

       我闲着没有事时渡步去看用图钉按在木门上的花名册,突然眼前一亮,是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韩淑芬,应该是我的一个漂亮的中学女生,她家正是这边的。韩淑芬是优秀的田径运动员,在中学时为我们班大大增光,也给我这个班长留下美好印象,只是她中学还没毕业就进了八一队,与我们班同学失去了联系。我问沙站长韩淑芬的体貌特点,是否是八一队转业的?还果然是她!只是她旅行结婚还没有回来。我先欣喜后感叹然后只能等着吃她的喜糖。

       上班第一天,初步体会是:国营军工大厂里人才济济,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多么不容易;大锅饭真好,工作时间可以玩,青年可以顶替父母接班进厂当工人;报到程序很烦琐,层层负责,方寸不乱;天下还是很小,这么偏窄的工作单位竟然有了当时很有好感的同学成了同事,这种感觉也成就了我和韩淑芬之间以后多年的牢固友谊。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