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形奇 色丽 声妙——石钟山(原创)  

2009-01-13 20:43:4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钟山游记(原创) - qifang19581108 - 妙与君谈

这次游览庐山下来后,原本有大半天时间空闲,导游提出在几个旅游线路景点中选定一个增项,当然也要另付一定的费用。我同意增项,一来开车的纪师傅是东北老乡,又是我们尊敬的伤残军人,战斗英雄;导游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自贫困山区,厚道认真,几天来乘车吃饭相处很好,经费好商量,也算变相资助他们了。二来出来一回不容易,闲着太可惜。顺路景点中我一下子选中了游览石钟山并得到共识。设想在宽裕的时间里,可以观长江与鄱阳湖交汇处,可以吃纯鱼宴,更重要的是亲临名胜实地,重温苏轼名篇,体会文豪感觉,应该非常开心。结果确如我们所追求的,绝对可以说不虚此行。

到达石钟山已经是十二点多了,纪师傅领我们到了公园门口的一家他熟悉的饭店,并亲自点菜,很快就上了一大桌鲜美的鱼宴,有一种马口鱼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我们如风扫残云,大饱口福,连汤也喝个净光。

然后我们就进了公园,导游去办公室请参观讲解员,不一会就听见她与工作人员争吵起来。原来导游事先联系时讲好公园讲解员会在办公室等着我们吃过午饭,可是却还没回来。我知道导游是为我们挣口,但是出来玩,心情好是必须的。可能是旅游淡季,或者人家临时有事要办,总之耽误点时间没多大关系,应该互相理解和包容。就让一个同事赶紧过去劝解,我们在石钟亭边看景边等候。这个举措效果明显,讲解员来了以后,服务热情周到,很卖力气。

我还是在复习考大学时泛读过《石钟山记》,那时文言文功底差,又是报考理科,报着别丢太多分数就可以的目的。自然是囫囵吞枣,只记得内容是关于水击怪山奇石发出声音的,词华句丽,生涩难懂,其它东西就淡忘了。这次考察,使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石钟山雄峙于长江之滨,鄱阳湖口,三面临水,一面着陆,地势险要,陡峭峥嵘,因控扼长江及鄱阳湖,居高 临下,进可攻,退可守,号称“江湖锁钥”,自古即为军事要塞,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登临山上,既可远眺庐山烟云,又可近睹江湖清浊,可谓美不胜收。 历史上这里发生过多次激战,如朱元璋与陈友谅之战;太平天国军曾在此重创曾国藩水师;民国初李烈钧“湖口起义”讨伐袁世凯,其司令部就设在石钟山上;解放军百万雄师渡大江在江阴至湖口突破国民党政府的长江防线。

早在《水经》一书中,就有鄱阳湖出口处有一座石钟山的记载。缘何称石钟山,众说纷纭。民间传说以形定名,而文人则多以声定名,以声定名者,其论也不一,北魏郦道元作《水经注》,说是“下临深潭,微风豉浪,水石相捕,响若洪钟”;唐江州刺史李渤,在“山上忽遇双石”,“扣而聆之,南声涵胡,北声清越,抑止响腾”,因石质元丰七年(1084年),大文学家苏轼送长子苏迈到江西德兴县赴任,途经湖口,登临石钟山,他对上述两说十分怀疑,决定亲自去考察。于是在一个月明之夜,他带着儿子苏迈乘坐一叶小舟,出没在绝壁深潭之间,进行认真的实地勘察。终于发现绝壁下,“多穴罅”,水浪进出其间,澎湃冲击,有“镗鞯”之声,他自认为他已解开这千年之谜,找到了石钟山“钟声”的真正原因,故作《石钟山记》,批评郦道元考察过于简单,讥笑李渤立论过于因陋,却不知自己的调查研究很不深入,结论仍然浮浅。明代罗洪先和清代彭雪琴二人,评述他是“过其门而未入其室”,故而结果不确。罗、彭二人先后来石钟山数次,更为仔细地探寻,发现苏轼当时也受了大自然的捉弄,他“六月访山,适逢水涨,未见全 ”,而罗、彭二人则在冬春江水下落时,踏山觅综,才找到“钟声”的真正原因。“盖全山皆空,如钟覆地,故得钟名”。至此,石钟山的天籁神曲才终于找到发源。先辈探索论道升级过程是调查研究逐步深化的过程,也从各自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层次驳伪存真,宣传了石钟山之美。同时,也告诉后人一个真理,不管何人,只有通过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才能得出正确的(或者是相对正确)结论。

登山沿途可见苏轼夜泊处、怀苏亭、半山亭、绀园、船厅,清咸丰皇帝批谕兴建的照忠祠,清军水晌将领彭玉雇人为其母超度的“报恩慈林”,彭玉麟起居处的浣香别墅和梅花厅,园林古雅奇特,依山就势,明暗相映,高低不同,藏露结合,虚实相间,使人联想到山穷路尽之时,忽又另辟蹊径,别有洞天。 山顶的“江天一览亭”,凭栏远眺,万里长江,一泻千里;浩瀚鄱阳湖,波涛万顷。 我们还乘船到了“水文黄赤界,峰影有无间”的湖江分界处,据说:一侧湖颜深绿;一侧江色深黄。每逢风轻月满之夜,光波涟漪,像是一幅幅缓缓流动的风景画......遗憾的是,我只看到浑浊的水面很难分清界线,不时有垃圾和油污飘过,但愿这天只是个特殊情况。

    走到一处悬崖时,导游谈到当年抗战中,日本侵略者曾经把很多中国同胞装在麻袋里从这里投入水中.....来到悬崖下方,一位同行者发现那悬崖的石头裂纹形状象一个巨大的手掌紧抠住崖壁,我们看后都认可他的观点。英魂不巧,冤魄不散,我们默哀注目,祈祷和平。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