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授之以渔(原创)  

2008-05-27 15:14:24|  分类: 杂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6年青黄不接时节,又一轮扶贫帮困活动开始了,每个区领导都对口帮扶一个贫困户,我也不例外。这项活动的伟大意义非常清楚,于是我忽略了有关文件前部分的大段叙述,找到直接有关的一栏——我的名字和对应“包扶”的贫困户,那里写着:王有木,贫困原因是残疾且体弱多病,住址是七星山乡半拉门村。我翻日历看,最近还就第二天没有安排会议,随即找来秘书唐嘴告诉他安排走访。

        临下班时,唐嘴来告诉我:区扶贫办给准备了二百元现金,二十五斤白面,五斤豆油带给贫困户;乡里书记、乡长、副乡长、民政助理一干人等都在乡政府等候,连午餐都安排妥当;宣传部的崔需也同去录像。

       第二天刚上班我们就出发了。我破例坐在副驾驶位置,唐嘴和崔需以及携带的摄像机等物件挤在后排。唐嘴常伸着脖子朝前瞭望,还不时问着崔需各种注意事项。我理解他多半是表现给我看的。

       在乡政府和边书记、白乡长、霍副乡长巴助理接上头,略作寒暄就尘土飞扬地驱车下屯进户。

       到了贫困户家,崔需扛着摄像机抢先进了院子,把鸡鸭吓的四散奔逃。他又录下了贫困户王有木用左手(右胳膊缺失)站在家门口检阅一一接见来访者并验收慰问品的隆重场面。进屋后感到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用具,但是还算干净。直到我把区、乡及个人准备好的慰问金一并庄重地递交给老王,崔需才扣上摄像机头盖子,算告一段落。我为了活跃气氛,调侃着说:“小崔,你别再“架炮”对准我了。我一紧张就磕巴。”各种笑声过后进入正题。

       民政助理介绍说乡里村里都照顾王有木,考虑他的实际困难让他干护林员。王有木认真负责,天天在山林里转,他妻子是哑巴在家操持家务,儿子结婚后出去另过。

       我看王有木很开朗,就问:“你的名字很有意思啊。”

      “有啥意思?我们这里山坡上树多,可是当时没有一棵是咱们家的。我出生时赶上刚解放,我爹就想到我这辈子该有有一棵树,至少得有块木头啊!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大家一阵哈哈笑。民政助理又说,老王给儿子起名叫王林,就有两块木头了。这次我没有笑出来,大家也都控制了笑声。

       我又问:“你的右胳膊怎么没有了?”

       王有木说是在河滩上拣了一颗解放战争时的旧炮弹,想把炸药抠出去卖钱花,“没有想到这个败家玩艺,好几年都臭火不响,偏偏这时候响了!”炸掉了巧震四方的胳膊。

       白乡长这时插话说:老王论起来是我姑姑的儿子,他胳膊没掉时曾经学过木匠,做豆腐的手艺在十里八村都出名。有生产队时逢年过节都是他做豆腐。

       听到这里,我有了主意。扶贫重在“扶志”,如果他自己都没有了脱贫的信心,别人很难帮助,现在他既有脱贫想法又有做豆腐手艺,只要今天谈好了,很可能就有了路子,正所谓“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于是,我问:“你现在还能作豆腐吗?如果能,都需要什么东西啊?”

        王有木说起码得有个磨豆机。我问买一台需要多少钱?王有木说得个千八百块吧。

        我一想这钱也不算多,就说:“老王啊,现在我们这些人都想帮助你过好日子。你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王有木激动地说:“我怎么不想过好日子?都想疯了!我儿子就因为我穷还残疾,总也不来看我们两口子。儿媳妇带着我孙子常年在她娘家,我想看孙子都费劲,我媳妇又是哑巴,我们老两口整天干呆着,哪象人过的日子?如果我有钱了,他妈的这帮人不都得颠颠地来这里热闹着?”

       我马上接着话茬说:“好!我就等你这句话呢。你会作豆腐,就开个豆腐房。我找几个单位集资给你买台磨豆机,再搞些砖头木头盖个小房子。你作出的豆腐每天给乡政府食堂送一些,当然是买你的豆腐,也算是扶持你开张后先有个大买主。”

       边书记马上说:“好。按照区长说的办。我们乡里明天还给你弄台送豆腐用的三轮车,再给你买口大锅。”

      白乡长说:“有木啊,各级领导都支持你,这回你要是干不好可不行啊。我们亲戚们也给你买几吨煤,也算帮你火烧旺运。”

      王有木乐得闭不上嘴,连声说谢谢各位领导,我如果干不好不用你们说,自己撒泡尿浸死。他的哑巴媳妇也激动地流泪。

       我第二天上班就开始兑现自己的承诺。先到广播局找局长老张谈想法,广播局效益挺好,老张又是老劳模,扶贫方面认识高,很痛快地答应亲自去给买磨豆机;后到教育局与局长老于讲实情,老于即刻给房管所长打电话让第二天就给送些建筑材料去。  乡里那边行动也非常积极,很快完成承诺。

      一周后,王有木的豆腐房就开张了,据说买卖很兴隆。两周后,区扶贫办发简报写到王有木已经脱贫。一个月后,沈阳日报的一个记者专门采访了这件事情,在显要位置以“副区长攀穷亲”为标题发表了一篇上千字的文章,通过这个事例说明扶贫帮困工作确实意义重大,成效显著。虽然我事先不知道这篇文章出台的过程,但是对效果很高兴(变相夸奖了我义举,增加了我的政绩)。文章最后一段写了王有木的一段话:“区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吃我作的豆腐?”不瞒大家,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吃着王有木亲手做的豆腐。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