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我曾作过“活雷锋”(原创)  

2008-11-30 20:11:59|  分类: 杂文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8年是我的人生“得意出彩”之处叠出的一年,也是对什么是饥饿感受最深的一年。现今回忆起来仍然是历历在目,鲜活如即。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能考上大学确实不容易,但那些在本人另一篇作文中已经谈过了,在这里就主要谈本题目吧。

       那时侯,我是LZ县WBN公社DZY大队的普通知识青年, 当地原本是九河下梢,地势低洼,经过劳动人民多年开垦,成了鱼米之乡。春季柳绿花红,夏季莺歌燕舞,秋季稻香鱼肥,冬季天阔气清。可是我却有一个很大的不适应,那就是每天两餐。因为在家里即使不干活也是一日三餐养成了习惯,农活太累而营养热量不能及时补充,加上肉蛋类顶硬的副食品十分缺乏,所以我总是饥肠辘辘,吃饭时头几口根本没有嚼或者不知道什么味道就下了肚,玉米面窝头一顿吃7个,大米饭二斤肯定不够。我非常遗憾地是不能成为全青年点的大肚汉,还有十多个人比我还能吃。我们曾经把社员家已经埋掉的病死猪挖出来煮熟吃,我们用暂时不用的物品降低价值以以物易物的原始形式去换食品......唉,那是一个饥饿的年代。

       我在160人的青年点除了在偶尔出墙报时能展示略优的文字功力以外,就只有当一个为劳动模范、武斗英雄、鸟鱼专家、酒囊饭袋......们喝彩赞叹的角色了。可是年轻要强的内心是不甘沉默的,我总想在上述领域里占据一席之地,或为梦寐以求的抽调回城名额尽力争取;或吸引漂亮女生的注目,增加艳遇的概率,使得自己到了婚龄不至于打光棍。所以 虽然辛苦劳作,浑身汗臭,却也时时感受乐趣无限,下工后常捧着口琴与三两朋友合奏些“黄歌艳曲”招揽听众;下棋饮酒找找仙风道骨的感觉。

       旧历老话讲的“七月流火”,被我强拉硬套过来形容八月的闷热。“七.七事变”——高考后的一整月,我只出过一天工,一是因为是农闲时期,活不多可是队里人多,虽然不轻巧但是工分给的少,老农们拉家带口的必须挣这份钱,知识青年们不出工,队里是暗地高兴的。只有一天是队里安排人来找我出工给水稻追肥,那天我和其他男社员一样,肩上扛着50斤的化肥袋子,脚上穿着紧腿高腰水田靴子,一手扶袋子,边深一脚浅一脚在水田垄沟的泥泞中向前走,边一手掏出袋里的尿素一把接一把地撒向禾苗。汗水嗖嗖地从身上流下去顺着裤管汇集到靴筒子里,只有到地头休息,脱靴晾晒捂的发白的臭脚丫子时,才有机会玩味“粒粒皆辛苦”等乱七八糟的“小资情调”的诗情画意。二是我觉得考试发挥的还可以,矬子里拔大个,我很可能被高校录取,都要离开农村了没有必要再与农活较劲儿。反正我每天睡到八点多,吃了头晌饭后就在青年点里闲扯,下棋,自由活动。与我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几位,我们常凑在一起打发时光。我和马义为了能吃几顿小鱼虾,当然也想慰问战斗在农业生产第一线的知青朋友,竟然肯顶着四个多小时毒辣的阳光,把二十多米长的一段河汊子两头用泥坝截住,用洗脸盆掏光河水,然后生擒那些离开水玩不转的几百条生灵......

       集体野浴也是我们的经常性主题活动之一。这天刚吃过下晌饭,我们四个人又一起去“大沙坑”冲凉游泳。“大沙坑”在邻村领地,离此有40分钟脚程,但彼处是沙底水清,本堡子的几个水泡子都是泥底水浊,又都投放了鱼苗,饲料多为青草混人鸡粪便,不适合洗浴,再者说毕竟不出工不光彩,如果裸泳啦换衣服啦,没遮拦挺害羞的。

       待我们到达时,那里已经有两个不认识的青年农民正在另一畔洗澡,估计他们是刚掏完猪圈,因为随着微风飘来一股淡淡的猪粪香。那两人矫健的身形以及饱满的腱子肉在余晖中闪动着性感诱惑的紫光。我们几个只是斜视了几眼,没多理会,三下五除二地脱光衣服扑通扑通地跳下水。游了十来分钟的光景,只听准北京大学学生阙某大喊:“不好啦,那小子淹着啦!快去救他!”我抬头看见对面一个小伙子使劲朝我们呼救,另一个则在水里拼命挣扎。我们四个人都飞快地游过去,揪头发拉腿脚拖猪一样把溺水者救上岸,并帮助排出灌进其腔子里的水。溺水者很快苏醒了。救人的过程很简单短暂,但意义非比寻常,“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原来溺水者和同伴是邻村人,都是哑巴也都不会水,白天干完活来洗澡,溺水者可能脚下一滑,呛灌了几口水,越慌张越出错,本想上岸偏偏向水中央过去。而同伴不会水,不敢施救,种种原因造成了合该有的我们这次壮举。

       其实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件事情应该被招生部门知道并且破格录取我们上大学,连“白卷先生”都能加分录取,何况救人英雄了。正当我们讨论救援行为是死人共同实施的,又是在旷工野浴过程中,与雷锋帮助别人有什么异同点时,那两个青年农民已经一溜烟地走了。于是我们哈哈一顿笑,然后象得胜回营的将军般哼着歌曲回青年点睡觉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