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与君谈

 
 
 

日志

 
 
关于我

下乡知青上大学,搞过技术搞行政。政府八年流汗,政协人大发言。沈阳棋协主席,,爱写歪诗劣词。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毕业正逢时(原创)  

2009-09-16 15:50:11|  分类: 怀旧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毕业正逢时(原创) - 百花齐放 - 妙与君谈  

  1982年5月春花刚谢的时节,也就是大学毕业前的两个月,我处了女朋友,花前月下刚亲密起来,就面临毕业分配的重大人生选择。当时国家建设百废待兴,需要大量人才,恢复高考后的大学毕业生还是非常紧俏的。那时大中专毕业生国家统包分配,我学的是环保专业,面向全省分配。本来,辽宁是老工业基地,环保专业毕业生各地还是很需要的,只是省直环保系统等像样的去处人满为患,没有相当强劲的“门子”进不去,赶着我们这期毕业沈阳市也没有太多分配指标,我虽然是沈阳人,但是班里沈阳同学有21位,加上外地有“硬后台”的几个,我因为专业兴趣一直没有建立起来,所以学习成绩排在班里下游,父母都是普通教师没有门路,所以白干了好几年学生干部,第一次分配是到BX市环保局综合技术科。因为这个,我一直对系里领导耿耿于怀,甚至为此毕业后近10年就是到母校也没有回到系里看看。记得当时沈阳籍同学分到FS两个,BX两个,JZ一个,LS一个,HST一个,发现外地的(与我们几个比并无优势可言)的同学通过各种途径留在沈阳都是心里悲愤交加,对同学没有什么好说的,已经认可“社会上有后台,找靠山具有伟大意义”的现状,只怨家里“门子”不硬,却骂学校领导当婊子立牌坊,一边收好处一边大喊坚决反走后门。

       我明知道到BX去真可能是大有作为的!那里是当时全世界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几个城市之一,我如果去了,就是全市第一个环保本科大学生,如果干的好,无论从技术,从行政都有可能搞出大名堂。但是,我当时就一个心思,不离开沈阳!可是长期不报到,那大学就白念了。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自己寻到用人单位,然后到省高教局办理大中专毕业生改派,也就是重新分配。可是,我自己没有什么办法来做些什么。其时,我弟弟也大学毕业,他学业优秀原本是要留校任教的,也有校领导暗示可以考虑。学校却突然变卦,把他分到了工艺美术研究所。我们哥俩都因为毕业分配闹心。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知识分子,平常又不太懂得跑人脉关系,这时候就傻眼了,先是硬着头皮空着手找当了大官的同学,那人马上看好我弟弟,暗示自己非常的女儿待嫁闺中,我父亲根本听不出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再后来去频了,发展到拎着点水果之类的东西去,得到的都是热情的“回绝”。现在看,那时走“门子”的标准远低于现在,毕竟是找别人办事,人家还要打点关系,需要化销,需要肯定其中的辛劳,如果父母递上去些装着钱的信封可能结果大不一样。应了一套顺口溜:“想办事,上面没有人不行;虽然有人,但是不硬也不行;人很硬,但是不使劲也不行;光使劲,下面不见红还是不行。”

       我弟弟很有骨气,他说不用家里操心,自己努力学习一定会考上研究生,拼搏出光明之路,他就很快上班了。

       此后,父亲就专为我留沈阳的事到处低三下四求人。天道酬勤,父亲如关在敞着狭窄出口瓶子里的苍蝇,经过多处碰壁突然找到了出口,遇到了贵人。我称这位贵人为王伯伯,他是父亲的一个略长几岁的屯亲,从小在一起玩过,那时侯他们都认为对方能成大器,互相尊重,后来各奔东西。王伯伯解放战争参加解放军,转业后在省里某大局工作一直做到办公室主任。虽然已经多年不见面,可是当父亲找到王伯伯并请他帮忙时,他没二话就答应了。现在我想,王伯伯是认同与我父亲的人品和从小结下的友情,与利益无关。  

       王伯伯非常用心,马上发动人力资源给省高教局主管打招呼,接洽后亲自去拜见送礼,说自己的侄子大学毕业分到外地需要改派。那位主管领导就承诺说只要你们自己找到接收单位即可。事情到这个时候就好办了,需要环保专业大学生的单位还是容易找的,经过父亲的同事和朋友联系,有三个单位同意接收我,其中两个科研所,一个大型国有企业,我也分别地对它们进行了考察,这期间就花费两个月时间。

        有个插曲是:我把一个研究所准备接收我的信息告诉了一个同样分到外地的同学,没想到他当时不吭声,第二天就“挖地沟”找到那里的领导谈他也要进去。所领导看我还主意不定,就同意他进了研究所。而我知道以后就没有再去那里。多年以后,那位同学被研究所开除后,自己作生意来找我帮忙,我仍然非常热情。我们在一起喝酒谈起当初,他说因此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我哈哈一顿笑说:“吃一堑,长一智,从那以后我就成熟多了。”那天,我们俩个越唠越近,不知不觉都喝醉了。

        后来,我选择进了139厂。理由有如下几条:一是我的女朋友在那厂的子弟中学当老师,我们两个人已经有成亲的意愿,双方家长也都有让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的想法。二是这个厂也算是与我有缘1982年5月春花刚谢的时节,也就是大学毕业前的两个月,我处了女朋友,花前月下刚亲密起来,就面临毕业分配的重大人生选择。当时国家建设百废待兴,需要大量人才,恢复高考后的大学毕业生还是非常紧俏的。那时大中专毕业生国家统包分配,我学的是环保专业,面向全省分配。本来,辽宁是老工业基地,环保专业毕业生各地还是很需要的,只是省直环保系统等像样的去处人满为患,没有相当强劲的“门子”进不去,赶着我们这期毕业沈阳市也没有太多分配指标,我虽然是沈阳人,但是班里沈阳同学有21位,加上外地有“硬后台”的几个,我因为专业兴趣一直没有建立起来,所以学习成绩排在班里下游,父母都是普通教师没有门路,所以白干了好几年学生干部,第一次分配是到BX市环保局综合技术科。因为这个,我一直对系里领导耿耿于怀,甚至为此毕业后近10年就是到母校也没有回到系里看看。记得当时沈阳籍同学分到FS两个,BX两个,JZ一个,LS一个,HST一个,发现外地的(与我们几个比并无优势可言)的同学通过各种途径留在沈阳都是心里悲愤交加,对同学没有什么好说的,已经认可“社会上有后台,找靠山具有伟大意义”的现状,只怨家里“门子”不硬,却骂学校领导当婊子立牌坊,一边收好处一边大喊坚决反走后门。

       我明知道到BX去真可能是大有作为的!那里是当时全世界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几个城市之一,我如果去了,就是全市第一个环保本科大学生,如果干的好,无论从技术,从行政都有可能搞出大名堂。但是,我当时就一个心思,不离开沈阳!可是长期不报到,那大学就白念了。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自己寻到用人单位,然后到省高教局办理大中专毕业生改派,也就是重新分配。可是,我自己没有什么办法来做些什么。其时,我弟弟也大学毕业,他学业优秀原本是要留校任教的,也有校领导暗示可以考虑。学校却突然变卦,把他分到了工艺美术研究所。我们哥俩都因为毕业分配闹心。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知识分子,平常又不太懂得跑人脉关系,这时候就傻眼了,先是硬着头皮空着手找当了大官的同学,那人马上看好我弟弟,暗示自己非常的女儿待嫁闺中,我父亲根本听不出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再后来去频了,发展到拎着点水果之类的东西去,得到的都是热情的“回绝”。现在看,那时走“门子”的标准远低于现在,毕竟是找别人办事,人家还要打点关系,需要化销,需要肯定其中的辛劳,如果父母递上去些装着钱的信封可能结果大不一样。应了一套顺口溜:“想办事,上面没有人不行;虽然有人,但是不硬也不行;人很硬,但是不使劲也不行;光使劲,下面不见红还是不行。”

       我弟弟很有骨气,他说不用家里操心,自己努力学习一定会考上研究生,拼搏出光明之路,他就很快上班了。

       此后,父亲就专为我留沈阳的事到处低三下四求人。天道酬勤,父亲如关在敞着狭窄出口瓶子里的苍蝇,经过多处碰壁突然找到了出口,遇到了贵人。我称这位贵人为王伯伯,他是父亲的一个略长几岁的屯亲,从小在一起玩过,那时侯他们都认为对方能成大器,互相尊重,后来各奔东西。王伯伯解放战争参加解放军,转业后在省里某大局工作一直做到办公室主任。虽然已经多年不见面,可是当父亲找到王伯伯并请他帮忙时,他没二话就答应了。现在我想,王伯伯是认同与我父亲的人品和从小结下的友情,与利益无关。  

       王伯伯非常用心,马上发动人力资源给省高教局主管打招呼,接洽后亲自去拜见送礼,说自己的侄子大学毕业分到外地需要改派。那位主管领导就承诺说只要你们自己找到接收单位即可。事情到这个时候就好办了,需要环保专业大学生的单位还是容易找的,经过父亲的同事和朋友联系,有三个单位同意接收我,其中两个科研所,一个大型国有企业,我也分别地对它们进行了考察,这期间就花费两个月时间。

        有个插曲是:我把一个研究所准备接收我的信息告诉了一个同样分到外地的同学,没想到他当时不吭声,第二天就“挖地沟”找到那里的领导谈他也要进去。所领导看我还主意不定,就同意他进了研究所。而我知道以后就没有再去那里。多年以后,那位同学被研究所开除后,自己作生意来找我帮忙,我仍然非常热情。我们在一起喝酒谈起当初,他说因此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我哈哈一顿笑说:“吃一堑,长一智,从那以后我就成熟多了。”那天,我们俩个越唠越近,不知不觉都喝醉了。

       后来,我选择进了139厂。理由有如下几条:一是我的女朋友在那厂的子弟中学当老师,我们两个人已经有成亲的意愿,双方家长也都有让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的想法。二是这个厂也算是与我有缘,正好是那年刚组建工业废水处理站,缺少本专业的技术人员,恰好这时我的女朋友到厂人事科询问是否可以接收我。科长立即表态:“本厂属于航天工业部驻沈企业,有独立的接收特殊人才的权力。只要是人愿意来,大学生分配改派的工作由工厂负责,近期就可以进厂上班。本厂的各项待遇都是很不错的,现在是急需人才,能进则进,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的家庭成分“高”,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进军工保密单位工作,既然有机会进到纯粹的革命队伍里还等什么?于是,就进厂当了技术员,一干就是13年呐。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